万博manbetx网页

| | |

唱响开拓创新的时代最强音

2022-03-23
23 2022-03

09:47

分享
来源:《光明日报》作者:陈曙光
  “创新是一个民族进步的灵魂,是一个国家兴旺发达的不竭动力,也是中华民族最深沉的民族禀赋。”创新是时代的主旋律,是时代精神的核心,也是决定未来长远发展的法宝。越是伟大的事业,越充满艰难险阻,越需要艰苦奋斗,越需要开拓创新。中国共产党的百年奋斗史,就是一部开拓创新史。党和人民取得的一切成就,不是天上掉下来的,不是别人恩赐的,而是通过艰苦奋斗、开拓创新得来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我们迈上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的新征程,艰苦奋斗、开拓创新仍然是我们实现目标的重要精神力量。
  
  开拓创新是马克思主义的内在要求。革命性是马克思主义的鲜明特征。马克思主义的革命性集中表现为彻底批判精神和创新创造精神。马克思指出,辩证法在对现存事物的肯定的理解中同时包含对现存事物的否定的理解,即对现存事物的必然灭亡的理解。辩证法对每一种既成的形式都是从不断的运动中,因而也是从它的暂时性方面去理解;辩证法不崇拜任何东西,按其本质来说,它是批判的、革命的。“凡是现存的,都一定要灭亡”,恩格斯这句揭露黑格尔“凡是现实的都是合理的”背后含义的名言,深刻表达了马克思主义彻底的“革命”意志和创新追求。万事万物在时空中运动变化发展,现实的合理性终归会在事物自身的发展中、在历史的进程中转变为现存的“灭亡”,唯一可行的办法不是阻止旧事物的灭亡,而是发挥主观能动性、发扬开拓创新精神,顺应时与势的变化,推动旧事物向新事物的转化。当然,马克思主义的革命性与科学性是高度统一的,离开科学性的革命性是盲目的。中国共产党的百年奋斗史,就是在坚持科学精神的基础上,不断破旧立新、创新创造的历史。
  开拓创新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精神遗产,是中华民族生生不息的动力之源。中华文明绵延至今几千年,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中华文明具有强大的自我造血、自我迭代的创新能力。这是被五千年文明史、百余年近现代史所反复证明的。上古神话的燧人取火、神农尝百草等反映了华夏先民对生活追求的探索创造。秦汉以后,华夏儿女的创新发明涉及生产生活方方面面,包括指南针、浑天仪等,更有影响人类文明进程的四大发明。近代的屈辱与压迫并没有压倒中国人民,新中国成立后,在极为艰难的条件下搞成两弹一星,合成牛胰岛素,发明杂交水稻。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在经济、科技、文化、社会生活等领域的发明创造遍地开花,极大地扭转了长期落后于时代、落后于世界的被动局面。进入新时代,我国迎来了又一个创新创造的新高潮。以科技创新为例,新时代我国科技进入迅猛发展期,重大创新成果不断涌现,一些重要领域跻身国际并跑行列,部分领域达到国际领先水平。我国科技发展已经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科技创新能力正从量的积累向质的飞跃转变、从点的突破向系统能力提升转变,具备了从科技大国迈向科技强国的重要基础。
  开拓创新是中国共产党百年奋斗的宝贵经验。中国共产党自成立以来,领导人民披荆斩棘、上下求索、奋力开拓、锐意进取,不断推进理论创新、实践创新、制度创新、文化创新及其他各方面创新,敢为天下先,走出了前人没有走出的路,任何艰难险阻都没能阻挡住党和人民前进的步伐。开拓创新是中国共产党人鲜明的政治品格与成功密码,从问题意识到工作态度,从顶层设计到战略谋划,从政策制定到具体落实,熔铸于中国共产党治国理政的全过程。中国共产党的百年奋斗史就是一部开拓创新的历史,开拓创新是中国共产党赢得胜利、赢得未来的重要法宝。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我们党创造性地提出“农村包围城市,武装夺取政权”的正确革命道路,推翻了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官僚资本主义三座大山,实现了中国从几千年封建专制政治向人民民主的伟大飞跃。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时期,中国共产党人结合新的实际形成了以《论十大关系》为代表的独创性理论成果,实现了一穷二白、人口众多的东方大国大步迈进社会主义社会的伟大飞跃。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新时期,党领导人民解放思想、锐意进取,创造性地提出改革开放、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社会主义本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基本路线、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经济特区、“一国两制”等,成功开创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创造了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伟大成就,实现了人民生活从温饱不足到总体小康、奔向全面小康的历史性跨越,推进了中华民族从站起来到富起来的伟大飞跃。进入新时代,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顺应时代潮流,回应人民要求,勇于推进改革,准确识变、科学应变、主动求变,永不僵化、永不停滞,解决了许多长期想解决而没有解决的难题,办成了许多过去想办而没有办成的大事,创造出令人刮目相看的人间奇迹,中华民族迎来了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伟大飞跃。
  
  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一项伟大的创新工程,实现这一创造性的伟大事业,必须树立创新思维,坚持开拓创新。
  创新思维是一种基于现实又突破和超越现实的开拓性思维,是新陈代谢辩证发展观的生动体现。世间万物,变动不居,“明者因时而变,知者随事而制”。创新思维的本质在出新,要义在于正确把握恒与变的辩证关系。创新思维能力,说到底是一种求新求异的能力,是一种敢走前人未走之路、敢做前人未做之事的能力。唯物辩证发展观特别强调创新,马克思恩格斯曾经指出:“全部问题都在于使现存世界革命化,实际地反对并改变现存的事物。”创新就是强调一切事物的暂时性和发展的永恒性,竭力推动事物的转化。创新思维求新求异,着力发现新问题,获得新知识,建立新理论,思维成果往往具有开拓性和独创性。创新是一种求异的思维和实践活动,充满着不确定性和风险性,必须要有一种无所畏惧的精神和勇气。创新思维最重要的特征和品质是创造性,想前人所未想、见前人所未见、发前人所未发。它打破迷信盲从和旧的习惯势力的束缚,突破原有的思维框架,致力于创造和超越。创新思维同时具有不确定性,它通常与灵感、直觉、顿悟紧密相连,是实践经验长期积累、突发飞跃的结果。创新思维还具有高风险性的特点,并不必然意味着成功,也会有失败相伴随。
  创新思维是推动发展的基本思维方式。习近平总书记指出:“生活从不眷顾因循守旧、满足现状者,从不等待不思进取、坐享其成者,而是将更多机遇留给善于和勇于创新的人们。”立足当前、放眼长远谋发展,眷顾过去,因循守旧不行;满足现状,不思进取不行;守株待兔,坐享其成不行;唯有勇于创新,开拓进取,才能改变现状,才能赢得未来。无论当今和未来,“迎接挑战,最根本的是改革创新。改革,最本质的要求就是创新。中华民族是具有伟大创新精神的民族,以伟大创造能力著称于世。‘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是对中华民族创新精神的最好写照。”解决当代中国社会发展的难题,最根本的办法,一是改革,二是创新,而改革本质上也是一种创新。所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把创新提到特别重要的地位,强调“创新是改革开放的生命”,强调“创新是引领发展的第一动力”,强调推进理论创新、制度创新、科技创新、文化创新及其他各方面创新,强调大力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推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不断取得新的胜利。
  
  开拓创新本质是破旧立新的过程。古人云:“不破不立,不塞不流,不止不行”。推动改革和发展,一方面要“破”,另一方面要“立”。“破”不是要“打倒一切”“砸烂一切”,“立”不是要“另起炉灶”。“破与立”的真谛不在于孰轻孰重,也不在于孰先孰后,而在于“有破有立”,当破则破,当立则立,破为立之始,立在破之中,破与立互为前提和条件。坚持破立结合,必须破除教条主义、经验主义。
  开拓创新不能迷信“经验”。经验是宝贵的财富,总结经验是开展工作的有效途径。但是,经验来自过去的实践,经验的知识能够说明过去,却并不能准确地说明现在和未来,经验对现在和未来事物只具有或然性。因此,经验只能借鉴,而不能成为“指挥棒”。改革要重视、尊重经验,但不能搞经验主义。经验主义者不懂得一切以时间、地点、条件为转移的辩证法,将特定时间的经验永恒化、特定地点的经验普遍化、特定条件的经验绝对化,这就难免导致失误。我们评判一个国家的改革道路、改革方向和改革方针政策是否合理,并不是简单地依凭所谓国际惯例、西方经验、他人套路就可以判断的。某种制度模式、思路原则、政策主张在历史上可行,今天不见得可行;现在可行,不见得永远可行;在发达国家可行,发展中国家不见得可行;在西方可行,中国不见得可行;在中国沿海可行,内地不见得可行;在中国的城市可行,农村不见得可行。可行不可行只能以具体时间、地点、条件为转移,根据自己的实践实事求是地去评判。
  开拓创新不能迁就“本本”。本本是特定历史条件下的产物,是前人认识成果的记录,无法避免历史的局限性。“尽信书则不如无书”。本本的真理性是具体的,同一个本本在变化了的时空条件下是否仍然具有真理性,有待于实践的检验。因此,我们想问题、办事情、做决策不能迷信本本,本本不能高过实践,实践的结果不能迁就任何本本。改革需要本本,但不能迷信本本,搞本本主义。西方的本本不能迷信,老祖宗的本本也不能迷信;古人的本本不能迷信,今天的本本也不能迷信。本本中蕴含着改革的智慧,但不是衡量改革成功的标准。教条主义者不懂得一切以时间、地点、条件为转移的辩证法,唯书不唯实,要么迷信古人的本本,要么迷信马列的本本,要么迷信西方的本本,以此代替对一定时间、地点、条件下的矛盾特殊性的分析,这也是不可取的。当然,承认本本的局限性,绝不能成为贬低本本甚至否定本本的借口,而只能成为发展本本、超越本本的理由,本本仍然是我们提升理论素养、认识水平和工作能力的指导和帮手。
  开拓创新必须坚持“破立结合”的科学方法论。“破”,就是要有辩证的否定精神,敢于破除已经被实践证明是错误的东西,打破习惯势力和主观偏见的束缚,把思想认识从那些不合时宜的观念、做法和体制的束缚中解放出来,从对马克思主义的错误的和教条式的理解中解放出来,从主观主义和形而上学的桎梏中解放出来,使主观与客观相符合,使思想与实际相一致。“立”,就是要创立新说、创新实践。就是要有科学的创新精神,坚持实践基础上的理论创新、制度创新、科技创新、文化创新以及其他各方面创新。改革发展的过程,也就是破与立相结合的创新创造过程。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搞改革,现有的工作格局和体制运行不可能一点都不打破”。只要经过充分论证和评估,只要符合实际,该破的就要大胆地破。党的十八大以来,党中央出台的每一项改革举措都体现了“破立结合”的改革辩证法。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作出全面深化改革重大部署,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对全面推进依法治国作出战略部署,体现了‘破’和‘立’的辩证统一。深入推进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同样要做好‘破’和‘立’这两篇文章”。“四个全面”战略布局既蕴含了“破”的功夫,也体现了“立”的要求,贯穿了“破立结合”的改革方法论。
  “惟创新者进,惟创新者强,惟创新者胜”。过去,我们依靠开拓创新,走出了中国式现代化道路,创造了人类文明新形态,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进入了不可逆转的历史进程。今天,我们仍然需要坚持开拓创新,永不僵化、永不停滞,创造出更多令人刮目相看的人间奇迹,在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新征程上奋力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梦!
  [作者系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中心研究员、马克思主义学院副院长]
(责编:尤茜)